东风归处

东风归处安是吾乡

此生有你,便是致幸 2

不要嫌弃进度慢,感情要慢慢来😂

副官追妻路漫漫,当真唯有泪两行
齐八憨萌无下限,空有七窍玲珑心


张府。
“八爷,醒醒到了。”张副官等了许久却依旧不见齐桓醒来,只好出声叫到。
“啊?到啦?”睡梦中初醒的八爷听见副官说到了,便下意识的起身,显然忘了此时尚在车内。
“哐!”
只听一声闷响,八爷便双手抱头跌坐在了车座上,嘴里却不停的抱怨:“哎哟喂,疼死老八我了!张副官欺负我就算了,怎么这破车也欺负我呀?哎呀,真是疼死了……”
看到齐桓疼的五官都皱到一起了,原本还想出声慰问一下的张副官在听到他的抱怨时,立马将口中关心的话收了回去开怼道:“我怎么就欺负八爷你了?怕是八爷你话太多,连这车都听不下去了。”
“哼!我齐八大人有大量,才不跟你这废话,掉了辈分呢!”齐桓放下捂着头的手,弓着身开了车门出去,站直了身,方才不甘示弱的回了去。
“是是是,八爷你大人大量,跟我这小人见识不得。所以,八爷你还是快进去,跟张大佛爷这般大人物见识见识吧!”张副官嘴角噙笑,哄孩子般说到。
齐桓也不再废话,朝着大门直奔而去。
“你去八爷家把八爷那一身行头取过来。跟店里伙计说八爷这几日不回了,若是有人问起,就说八爷与二爷去了北平请夫人回府。”看着八爷一去不回头的进了门,张副官收起嬉笑的表情语气严肃的对车上司机说。
“是。”

佛爷书房。
“佛爷?”齐桓来到张启山书房门口并没有直接推门而进,而是悄悄扒开一点门缝将头探了进去,小心翼翼的叫到。
张启山显然是清楚齐桓的性子,料到他应该是算到了此行的目的,但是他也煞是奇怪,按着齐八贪生怕死的性子,应该早跑了才对,怎么现在还扒在门口,满脸兴奋?!
“老八,进来!”
“嘿嘿,佛爷,你找老八我有什么事吗?那个,如果没事老八我就先走一步了?”见张启山注意到了自己,齐桓也不再扒门,笑呵呵的走了进去,随后自然而然的移到沙发旁坐下。
“老八,我想你应该知道了我找你的目的了吧?”张启山看齐桓笑的一脸天真,突然也想逗一逗。
“佛爷找我来,肯定是有事的,不过至于是什么事吗?这我老八就不知道了!”齐桓说着一脸正气的点了点头。
“这天下,还有八爷你不知道的事?”随后赶到的张副官听见八爷这么说,不由得出声了。
“诶,这话不能这么说!天下那么多事,我老八一个穷算命的,怎么可能全知道呢?而且啊,窥探天机可是要折寿的嘞!我可不想早死早超生!”瞧着张副官不怀好意的恭维,齐桓一本正经的回嘴,想他齐铁嘴的名号可不是吹的,怎么可能被这小小副官给说没话呢?
这八爷什么时候这么谦虚过?搁以前,早就尾巴翘天上去了!这么想着,张副官原本还想再说道说道,却被张启山递来的一个眼神给憋了回去。
不说话了,却是上前给齐桓倒了杯茶,站到了旁侧。要以前,他都是站到佛爷身后的。这与平时异样的行为,张副官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:为了防止八爷像之前一样偷偷溜走。对,没错!就是这样!
“老八,你向来喜欢在每次我找你的时候为自己算上一卦,怎么,这次是忘了算了?”并未在意副官的举动,张启山貌似面色严肃的讲了个玩笑?!
“佛爷,老八我就实话实说吧,这事儿今早我就已经料到了。只是……”齐桓收起了笑脸,难得严肃的说道,“只是,我也算到这事儿是办不成了。”
“嗯?”张启山听见这话感觉有点绕,看了眼张副官发现他脸上也是一副不解的表情,挑了挑眉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齐桓也不着急说,脸上严肃的表情也不见了。气定神闲的抿了一口张副官为他倒的茶,方才开口慢慢道:“一会儿就知道了。”
答如未答,张启山抑制住了想抽他的冲动,压着性子等了起来。
张副官在一旁看的心惊胆战,心想,敢这么乱来的,怕是只有八爷一个了。就算是夫人也不敢这么造次。





这里的八爷很厉害!反正我就觉得老九门中,八爷最没城府,却是最厉害的一个,算天算地算人心,心思最透彻的便是他了,只是,心性天生,不愿惹世俗纷争,只愿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守着天地间只属于自己的一片清明,生死有命富贵在天,率性而为。因此,也是一张感情白纸,只知兄弟情,不懂何为爱。
当然,最后副官肯定会抱得美人归的!毕竟,白纸是最好骗的😂😂

文笔虽渣,但求别骂,意见可提,虚心接受

评论(2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