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风归处

东风归处安是吾乡

副八的七重梦境之春夏秋冬 春篇上

春日寂寥,桃花初绽,齐家小院中的紫藤花架下摆着一把檀香木的躺椅,躺椅上正躺着一个绛红长衫的人,一副玳瑁眼镜与阳光衬得肌肤雪白,像极了一个文弱的书生。
闭着眼睛,只听他声音轻轻,略带慵懒的说:“日山,怎的好几日见不到你了?”
却是无人应答。
但他也并不在意,过了许久,又听他说道:“呆瓜,真是个呆瓜!”
远处,一身灰黑色布衣的老头凝神朝这注视了许久,到最后也只是摇摇头,轻叹一声,默默走开了。他都从小满活成老满喽,可那个人却依旧是当初年少时的模样。
而八爷他,已经走了好久了。

一个人的长生,他竟是将自己活成了他。






评论(3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