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风归处

东风归处安是吾乡

此生有你,便是致幸 3

约么等了一刻钟,果然有手下的小兵进来报告说有客人来!
至于客人是谁嘛?未见其人,便闻其声了——
“张大佛爷啊!我可是淘了个大宝贝哦,你瞧,我第一个就来给你看了,义气不?哈哈!”
不等主人家同意,便迫不及待的进来了,而且声势浩大,不正是佛爷小迷弟贝勒爷吗?
“哟!贝勒爷今个怎么大驾光临啊?快请进,快请进!”看见来人,早已预知此事的齐桓却是一脸惊讶的起身相迎,只是在贝勒爷看不见的地方给了佛爷一个极为嘚瑟的微笑。
“啊!八爷也在呀?可是在商讨什么大事?需不需要我出去回避一下?”看见前来相迎的齐桓,贝勒爷也是惊讶,但转念一想,这八爷虽然与人为善,却也不是个普通人,更何况佛爷对这八爷也是极为看中的,再者,佛爷身边的这个张副官此时也是一脸严肃深沉。三人聚此,想来是有大事啊!
虽然自己是佛爷小迷弟没错,可是自己只是对佛爷有兴趣而对那些事是真的没有兴趣,甚至是唯恐避之不及。之前的出手相助,不过是佛爷需要罢了。
所以,贝勒爷停下向前走的步子,欲转身离去。
而齐桓看贝勒爷想要走的样子连忙上前拦住:“诶诶诶,贝勒爷别走啊!这刚来哪有马上就走的道理啊?”
“是呀,贝勒爷屈尊大驾,张某没有前去迎接已是失礼,怎么能让贝勒爷不休息一下就走呢?副官,备茶。传令下去,今日军营就暂停训练放他们一天假,我要好好陪陪贝勒爷。”张启山瞧见齐桓递来的眼神,只能在心底暗自摇头,起身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,“老八,你也留下吧,叫上二爷办个晚宴。”(咳咳,这里没有启红,叫上二爷是有正经事!)
“好好好!今个有莲藕炖猪蹄吃喽!贝勒爷我跟你说啊,这佛爷家的猪蹄可是一绝啊!上次吃的,我到现在都还忘不了那个味儿呢!啧啧。”齐桓说着吧唧了下嘴。
一旁的张副官看着齐桓的吃货样又不由的怼道:“是啊,那次整整一锅的莲藕炖猪蹄可都是让八爷吃了呢。”
“哈哈,好好!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!晚上我就好好尝尝这佛爷家的猪蹄!”贝勒爷拱手施礼,脸上也是笑出花了。
“副官啊,我说你这小子怎么就跟我过不去呢?刚才硬拉着我来佛爷家就算了,怎么,这会儿我吃什么,吃多少,你也管上了?我又不是吃你的!再者,佛爷都还没说话呢!”听着副官的话,齐桓一脸不爽,看着副官只想狠狠打他一顿,可是自己一个江湖算命的,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,铁定打不过人家军营里的练家子啊!唉,也只能逞逞口舌之快了,“哎哟,我老八真可怜哟!天天陪着出生入死,干着损阴德的事儿,到头来吃点东西还要被嫌弃吃太多!我怎么就这么可怜啊!”
说着双手一甩袖就往沙发上躺去,感情是要赖在张家了。
贝勒爷瞧着齐桓一脸无赖样,含着笑意转身对张启山说:“启山兄,咱们出去聊,正好给你瞧瞧我的大宝贝!”
说罢,拉过张启山的胳膊就往外走去。
“副官,八爷就拜托你了。”张启山早就不想听这八爷抱怨了,顺着贝勒爷的台子下来,也顺便将齐桓这个烂摊子抛给了张副官这个始作俑者。
“是,佛爷。”一身墨绿军装,微微俯身正礼,面上严肃的应下,本就姿色不凡的张副官此时更具一丝不食人间烟火的韵色。(至于究竟是怎样一种绝色,请自行想象。😂😂)
旁侧沙发上,一直偷瞄副官动作的齐桓看见这样一副绝色画作,心跳好像是漏了一拍,但听到张启山的那一句拜托却赶忙起身推拒道:“佛爷客气了,老八我一个人就行了,张副官还是佛爷你带着吧!那个,我就先走了!嘿嘿,等晚上的时候我再来!可千万要等我啊!”
嘴上是这么说着,齐桓却是在心里一边骂张副官一边打起了小九九,回家赶紧收拾收拾东西,去外头躲几日,等佛爷事儿办好了再回来!对,就这么着!我齐铁嘴真聪明!
听见八爷如此抗拒自己,原本在佛爷的命令中有些小窃喜的张副官一下子心就拔凉拔凉了,脸上浮现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委屈,但也只是转瞬间。下一秒,张副官恢复了一派清冷的表情,对于刚才自己内心的一场独角戏,副官只是觉得自己可能病了,要去看看医生!
孰不知,那些小情绪像极了怀春少女被拒时的心情。
“八爷,都是自己人,谈什么客不客气的?佛爷说什么您听着就是!那个,张副官啊,好好看着八爷,佛爷我一定会好生照顾着的,你放心就好!启山兄,我们走吧?”贝勒爷使劲维护着张启山的威严,讨好的向张启山询问意见。
“嗯,都是自己人,副官,好好照顾八爷,要是哪里伤着了,或者人丢了,你就给我等着吧!”张启山点点头表示同意,语气在“丢”字上尤为重,甚至在最后一句话上,张启山是看着齐桓讲的。
齐桓明了,表面上像是在嘱托副官,实际上却是在警告自己,他要是敢一个人偷偷溜走,到时候就死定了!
说完,便与偷笑的贝勒爷一起出去了,丝毫不管齐桓的意愿是怎样。
“是,佛爷。”张副官声音透着笑意的应下,转头看见被猜透心思的齐桓一脸“你们都欺负我”的表情,硬生生忍下笑,打趣道:“八爷?可是有什么要去的地方?”
“哼!”
齐桓瞧见张副官一脸戏谑(xue,第四声),气就不打一处来,迈着大步往外走,“城西的莺语楼,去不去?”
说罢回头挑了挑眉,张副官这种洁身自好的人是从来不去也不可能去的,而且,身为佛爷身边的亲信这种地方他也不能去。
果然,张副官一下子变了脸色,眉目间有些许阴郁,正当齐桓以为他就此放手会妥协时,张副官面上重展笑颜,语气万分温柔的说:“八爷请,副官会随身保护八爷的。”
跟计划不太对!瞪大了双眼,齐桓忍不住问:“你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?这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?还是说,小子你其实偷偷去过好几回了?”
说到最后,齐桓脸上露出了一副我懂的表情,甚至收回了往外走的脚,转而贴到张副官身侧,小声的问:“跟我讲讲里面啥样啊?”
“八爷,佛爷说了,要我好好照顾你,所以,你在哪,我就在哪。”看着齐桓小狗一样的凑过来,张副官一边解释一边伸手扣住了齐桓的右肩(副官在齐桓左边🤗🤗)。
察觉到右肩的异样齐桓表情一变想转身逃离,却偏偏比不过张副官力大。
“八爷就不要白费力气了,我和佛爷定会护着你的安全的。”
看来这事儿是躲不过了,齐桓一下子就蔫了,一脸丧气的挥开肩上副官的手,一副听天由命的坐回了沙发上。
“我说你这呆瓜啊,怎么佛爷说什么你就是什么呢?”齐桓一脸郁闷的盯着张副官,突然,似想到什么似的,压低了声音说:“难不成,你们俩其实有一腿?然后嫂子知道了你们之间为人所不齿的事,再然后嫂子被你们气回娘家了?嗯,很有可能,不然依嫂子黏佛爷的性子,不可能一声不吭就回娘家的!没错,肯定是这样!”
脑补出一出家庭伦理情感狗血大剧,齐桓自我感觉良好的点了点头,万分肯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“八爷,你这一天到晚的都想些什么呢,我与佛爷怎么可能呢?两个大男人,你都说了,为人所不齿!”皱了皱眉,副官表示很委屈,声音里透出满满的不满。
随后也坐到了沙发上,不偏不倚正好与齐桓贴身而坐。

评论(1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