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风归处

东风归处安是吾乡

此生有你,便是致幸 4



“去去去,离我远点!你们张家就没一个好的!”齐桓说着自己先起了身,看着张副官,脸色是极其差。
“八爷。”抬着头望向齐桓,张副官委屈极了的语气像是在撒娇。
而这一声“八爷”,齐桓听得倒也于心不忍起来:“哎呀,算了算了,我这辈子呀,算是栽在你们张家喽!”
说完,齐桓突然想起家里还有个祖宗要伺候呢!
于是,看着张副官齐桓极不情愿的说:“那个,我先回趟府,你,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
张副官看着齐桓脸上纠结的小表情,不知怎的莫名觉得可爱万分,便是忍不住逗弄:“八爷回府,副官我自是与八爷一起的。”
“唉,随你的便。”摇摇头,叹口气,齐桓是无可奈何了。
深知此前发生的“事故”留下的后果,以及齐桓“记仇”的性子,张副官不怀好意的问:“那八爷是要坐车回去,还是……”
“我自个腿着回去!你们张家的车坐不得!”果不其然,想起之前的那一头暴击,齐桓心里犹是愤愤不平!用手指着张副官想骂却又是硬生生的憋了回去,“哼!”
“嗯,也是,齐家盘口与张府隔着半个长沙城,来回着走,八爷晚上又可以有理由独享莲藕炖猪蹄了!”显然,张副官觉得怼八爷其乐无穷,忽略了后半句,只抓着前头的话,于是便揪着那“猪蹄”不放了!
由着八爷对猪蹄的执念是根深蒂固,本被说的红了脸急了眼,却因那猪蹄是平了气,也只是满不在乎的回句嘴:“我吃那猪蹄是因为看得起你们张家的大厨!要是别人家的我才不吃呢!”
“哦,原来八爷吃东西还是挑人的?”张副官挑挑眉,一脸悠哉的看向齐桓。
“……”难得的,齐桓不说话了,一个人怀着极大的怨气朝门口走去。
他知道,要是自己在接话头怕是回不了家了!
张副官看着齐桓闷头走了出去,也不气馁,脸上露出一抹貌似宠溺的笑跟了出去,“八爷,您慢点走,等等我啊!”

于是,在长沙城的街头出现了这么一副盛世美景——
一个绛红长衫玳瑁眼镜的儒雅书生在前头走着,脸带黑线步履匆匆;一个一身正气英姿挺拔的俊秀军官在后面跟随,眉染春光不紧不慢。
“诶?这不是九门八爷和张家的小副官吗?平时见面互掐的主,怎么这会走在一起了?”路人甲疑惑的很。
“是啊,而且这八爷看着怎么像是个受气的小媳妇儿呢?莫不是这张副官惹八爷生气了?”路人乙附和着路人甲的话,也透出了心中想法。
“瞧着,这感觉还挺对,新婚的小夫妻闹变扭了!”于是乎,甲乙二人一人一句,貌似道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。
“哎呀,我说你们倆,能不能消停会?这八爷是谁,这张副官是谁,是你们能说的吗?一会儿小命没了可别说我没提醒你们!”旁边听见二人谈话的丙,连忙上前堵住了二人的嘴,眼睛小心翼翼的瞟向副二人,生怕被他们听见没了小命。
八爷确实没听见,可张副官是谁?
本着军人的警惕性,怎么可能听不见?
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张副官听的却并不生气,相反,心中还挺开心的!
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与八爷并肩而行,开口,语气竟是从未有过的温柔:“八爷,可是走累了?来瓶东鹏可好?”
齐桓一听,停下了脚步,嘴角笑的灿烂转身对着张副官说:“那要副官你喝才行。”
“那就听八爷的。”看着齐桓不在生自己的气,张副官火速从兜里掏出罐装东鹏一饮而尽,蹲下身,“八爷上!”
“好嘞!”齐桓连忙爬上张副官的背,生怕他会反悔。
托住齐桓的大腿,张副官脚一蹬便如离弦之箭飞驰出去。
“哇!慢点慢点!”


快开学了,狂补作业,小更一段,😅😅😅😅
千万要容忍小细节处没有融合好,最近作业最大!😂😂

评论(2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