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风归处

东风归处安是吾乡

副八的七重梦境之春夏秋冬 秋篇上





秋意懒散,暮色含香,齐家小院中的紫藤花已然落了个精光,空剩着花藤缠绕的竹架。但这盘根错节间却是藏着生机,似是在预示着千秋不死不灭。
“八爷!”横冲直撞而来,面上全是喜色,不正是佛爷家那个少年老成的副官张日山吗?
“怎么,佛爷又有事了?”独坐院中的齐桓微抿了口茶,放下杯子,转头看向了来人。
只见张日山稳住了步子,摘下军帽,一脸笑意,出口的话中却透着委屈的含义:“八爷,不是你叫我来的吗?怎么,您忘了?”
嗯?
心里一声疑惑,齐桓想了想,哦,该是昨日自己遣了人去叫他,却正巧碰上他出任务去了,所以,今儿才不请自来吧。
“八爷我是昨儿叫的你,既然如此,那你便该在昨日就来了,但你却没来。而今个不请自来,还直进内院,张副官你是压根儿就没把我这九门八爷放在眼里是吧?”
哼,上次从你那吃了亏,看我今日不好好治治你!
挑挑眉,张日山算是明白了,自家媳妇怕是还记恨着前日的事吧?
呵呵,既然媳妇想要玩欲擒故纵的戏码,那自己就好好陪他玩玩吧!
“如此倒是我唐突了,八爷可莫要气坏了身子啊,副官我就先回了。待过几日八爷消了气,我再登门拜访!”
说着,干脆利落的带上军帽,转身便朝来时的方向走去。
只是,这步调较来时却是慢了许多,似是在故意等着些什么人叫住他。
“嘿,我说你这呆瓜,怎么就这么开不起玩笑啊!不就揶揄(yéyú)了你几句吗?真是的,越来越不好玩了。走吧走吧,走了就别回来了!”
瞧着张日山说走就走,齐桓赶忙出了声想唤住人,可一出口,心中却又不平起来,明明是他张日山起了事头凭什么让他先来服软?不行不行这次决不善罢甘休!于是乎转了话头,直逼的张日山是紧了步子,脸上隐了笑,头也不回的走掉了。
人一走,齐桓脸上也没了笑,反是一脸苦闷:“真是的,说走就走,平时也不见得这么听话……”
唉。
心中哀叹一声,齐桓起了身:“也罢也罢,大不了各走各的,谁怕谁啊!”
话毕,迈开了腿朝外面的盘口走去。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