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风归处

东风归处安是吾乡

副八皆长生



任尔梁山CP风,站定副八不放松!
扛起副八大旗,专拆梁山CP!
切勿上升真人,个别情况为剧情需要/笑哭
内含一辆幼儿园校车,里面都是乖宝宝!


“砰——”
随着一声关门的响声,张日山的声音也响了起来。
“八爷,我回来了!”
瞧见张日山进来,沙发上穿着浴衣的齐桓脸色沉闷的把手中的平板往他面前一扔,说:“哟,张大会长还知道回来啊?怎么,野花不香了?”
听着齐桓阴阳怪气的声音,张日山也不恼,只是拿过那平板划着看了看,随后,嘴角轻轻上扬,放下平板,伸手揽住了人开口道:“八爷,这不是你说的,我负责赚钱养家,你负责貌美如花吗?怎么,八爷你也想赚钱养家了?”
说罢,低头亲了亲怀中闷闷不乐的人,不想,那人竟是侧头躲了过去。
“哼。”
让你在外边拈花惹草!看我还理不理你!
“八爷~”
看着自家媳妇一脸冷漠中带着怨气,张日山没辙了,只能撒娇般叫着,要知道平时齐桓最吃这一套了!
可没成想,这回齐桓是铁了心不想理自己,顶着一张鼓成包子的脸,愣是动也没动!
张日山也不气馁,面上含着宠溺极了的笑,将齐桓整个人给揽到了自己身上,开口道:“八爷,你是知我心的。我张日山认定的人是一辈子都不会变的,更何况我认定的人还是八爷你!不要再气了,要是气坏了身子,八爷可就要后悔了。乖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看着张日山一脸诚恳的解释,本就心软的齐桓这下是彻底没了气,气焰一下子缩了回去。出口的声音却是委屈极了,“可是看着你跟别的人,而且还是个女人!眉来眼去的气氛暧昧,我心里就是不舒服能怎么办?”
“我,我就是想让你只看我一个人,只爱我一个人,只对我一个人笑我有错吗?”
“就算有错,那也是我错在太爱你了……”
齐桓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没了声音,最后直接圈住张日山的脖子伏在了他身上,涨的通红的脸靠着那结实的胸膛却是更红了。
听着齐桓的一通抱怨,张日山明显一愣,这,这可是齐桓头一次如此直白明了的表达爱意啊!要知道齐桓是个死要面子的人,这些女人家说的话他可是极度嫌弃的!
“八爷这是吃味了?”一只手抚上柳腰,另一只手则是覆上齐桓的头,轻轻揉着那又细又柔的丝发,语气是外人不曾见过的温柔。
“谁,谁吃味了!我只是,只是……”被撞破了心思却仍嘴硬,齐桓成了结巴!
“只是什么?”挑挑眉,张日山不想放过齐桓这难得一见的模样。
“嗯…没什么没什么。”方才放飞自我的齐桓一下子就又收回来了,闭了嘴是再也不肯说那些让人羞煞了的话。
瞧着齐桓这会儿真成了齐闭嘴,张日山不免失笑,心里默默想着,看来日后得多接几部暧昧的戏啊!不然可就见不着八爷这幅小媳妇的模样啦!
想着想着张日山却又锁了眉头,他疑惑,为什么他现在正在拍摄的《沙海》这部戏如此真实?里面的许多戏目是真实存在的啊!只是被简化了而已!而且之前那部与八爷一起演的《老九门》里面的事,那分明就是曾经长沙九门所做过的啊!
想起之前自己与齐桓被看中请去参演《老九门》,而且好巧不巧,那演的角色还就是自己!本色出演倒也不累,也无需技巧,只是那演的内容却是让他和齐桓都惊讶了,好在齐桓稳了心神告诉他只管演便是莫管其它,要不然他就直接去寻了那著者弄个明白。
想到这,张日山一惊,有了一种莫名的猜测——
难道,这两部戏的著者亲身经历过,是当事人?
难道,还有九门的人活着?!
“呆瓜,莫要再纠于往事了。”
脑中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,是齐桓说过的,是他在得知佛爷去世时,齐桓说的。
也罢,既然那人不想到明处,那必然有他自己的理由,自己就无需多管了!
回过神,低头看了看怀里人,发现这人儿正睁着圆溜溜的杏眼偷偷看着自己。
被抓了个现形,齐桓方降下温的脸霎时又红了起来,然,开口却是正经的话:“呆瓜,我算过了,不过是陷于旧梦不愿醒罢了,那人,也算是苦命。痴情一世,钟情一生,编着不愿醒的梦,想着就这般度过一生。你便好生演着,也算替佛爷还了曾欠下的债。”
“好。”
听着齐桓的话,张日山轻轻应下。
齐桓虽是这般大量的说着,心中却仍是怨念,你说,那人是不是故意跟我过不去啊?明知道自己与呆瓜的关系,却还偏偏给那副官编了一段情!再说,你要编你就编吧,但是为什么编的对象不是他?凭什么啊!他齐桓才是正主啊!那个姓梁的算什么啊!她有什么本事来抢他的副官?就凭那毛没长齐的凤凰?啊呸!我这祖传的护心镜可是逢凶化吉,能驱那魑魅魍魉的!能比吗?肯定不能啊!哼哼哼,等哪日,定要会会那旧识的编剧,让他好生改了那戏!
不过,目前最要紧的还是让呆瓜与那扮演梁姓的小丫头保持距离!别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,那小丫头眼里毫不掩饰的爱意断不是为了演戏而演出来的,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爱意啊!
想着,脸上诡计得逞般的笑又掺进了几分委屈,转瞬间却又明媚起来。
看着齐桓脸色一变一变的,张日山只觉好笑,这八爷,估计又在想些折磨人的法子。

许是趴久了有些累,齐桓从张日山身上爬了起来,却是不下去,反是跨坐在张日山腹部。
双手撑了沙发,齐桓眼睛死盯着张日山,撇撇嘴道:“呆瓜,你答应我,若是还爱着,便死生相依,若是不爱了,你明说就是,我齐桓虽称不上正人君子,但至少有些事我还是看的清,放得下的。佛爷度了我长生的命,好让我们得了善终。可我也懂人心,是耐不住一成不变的。哪怕是曾经挚爱,有一天也会仅仅只是曾经挚爱。呆瓜,答应我,若是有一日厌倦了,便说出来。全当是给各自自由好了。”
“八爷,我不应你。人心是会变,可我们,是老妖怪啊!认定的心便是再也不变了。”张日山看着齐桓,脸上满是心疼,这八爷,果真是闭嘴好啊!这一开口,自己还就成了个始乱终弃的负心汉了!
“八爷不信?”
“我信。”说完,复又趴下,许是怕让张日山见到那红了的眼被嘲笑吧。
不过齐桓心里却是如吃了蜜一般的甜。
他的呆瓜,永远都是他一个人的呆瓜。
如此,甚好啊!
“那八爷可是开心了?”试探性的询问,张日山的手却并不见得老实。缓缓攀上腰肢解了那浴衣的腰带,便是探了进去…
“张日山你放手!”待齐桓察觉到异样时,张日山的手已然捏住了他的臀瓣轻轻的揉着。
“不放,这辈子,下辈子,下下辈子,从今以后都不放了……”被情欲沾染的声音带着沙哑,翻身压倒了人,张日山便吻了上去……
眼前人是心上人,如此又怎会放手呢?
说实话,这话听的齐桓甚是感动,可若是再换个地方时间动作,换个前提条件,可能会更感动!
……
“唔……你,你轻点儿……”

八爷,咱们的日子还长着呢。
咱们,是分不开了。


若有雷同,纯属巧合
如有雷点,请自行脑补磨

评论(14)

热度(9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