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风归处

东风归处安是吾乡

副八 愿与君齐 (原名:此生有你,便是至幸)7上

多年未更,小更一段😂😂😂




随后二人便在这长沙城的街头漫无目的的逛了起来,这儿瞧瞧那儿看看,一物未买,齐桓却是好不快活!
只是可怜了那向来喜欢安静的张副官,跟着齐桓老是往那热闹的地方凑,惹得一脸委屈相。
倒不是体力跟不上,毕竟怎么着都是要比齐桓要好上许多的,只是跟着齐桓大街小巷的乱晃委实有些晕头罢了。
幸得八爷有个习惯,就是每到街上都要去喝口茶,这不,拉着张日山便上了那护城河畔的茶楼雅间里。
叫了一壶上好的名茶,就着那景便喝了起来。
如此张日山方得了休息。
只是,这人是得了休息,可这心却仍旧跳的累得慌。
张日山是个军人,从来都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,自然是品不来这茶的味道,所以就支了手撑着下巴看着齐桓喝茶。
看着看着这心啊就慌了,齐桓本就是上人之姿,现在喝着那茶举手投足之间更是平添了仙气。饶是张日山心如止水,此刻也要惊艳一回。更别说他对齐桓本就存了一份连自己都不清楚是何意味的暧昧。
霎时间,张日山脸上就生出了两朵浅粉的云。
“咳咳。”轻咳两声,张日山收了那撑着的手,摸摸鼻尖,不动声色的换了姿势转了视线,像齐桓一样看着窗外的景。
竟是再不敢看齐桓一眼。

虽说二人都是看景,但醉翁之意不在酒啊!
张日山看景,那是在掩饰,而齐桓看景,看的又岂是简简单单的景啊,他看的,是这长沙城的运数,是他明知却不得改的命数。
“唉。”收回视线,轻叹一声,似是自言自语般道:“福祸无息,天命无常,走一步算一步咯。”
说罢,笑着摇了摇头,端起茶杯浅抿一口。
却是不再看那景,反是颇有兴致的打量起了那假意看景的张日山。
被盯得不好意思,张日山收回了毫无焦点的视线,转而重新聚焦在齐桓身上,抱怨的语气掩饰了心虚:“八爷,你看我做什么?”
“佛爷现今是佳人在侧洪福齐天。而且啊,近些个日子倒也算得清闲。俗话说,双喜临门。我在想啊,是不是也要给你讨个媳妇儿了?”一脸坏笑,齐桓好奇的很,“呆瓜啊,可有什么瞧上眼的姑娘?告诉你八爷我,我呀一定会帮你的!不看瓜面也得看佛面, 你说是不是?更何况,就冲着你是佛爷的人我就得帮你啊!”
“……”就知道,齐桓一开口,不是大凶就是要你大凶!张日山撇着嘴,不说话,就这般哀怨的看着齐桓,只是这哀怨的眼神里好似还带了一丝想将齐桓生吞活剥的意味。
这下子齐桓立马就怂了,连忙摆摆手嚷嚷道:“得得得,当我没说!”
然而心里却还是忍不住的逼逼,真是的,好心当作驴肝肺!我是帮你找老婆诶,你不感谢我就算了,TMD还一副想弄死我的表情,还真以为我怕了你?我那是不跟你计较!再说了,我帮你找的老婆,那是绝对的旺夫命啊!
“八爷啊,你若是真闲的慌,倒不如帮我找个八夫人,我好讨杯杯喜酒喝!”看着一脸怂样的齐桓,张日山又是好心情了。
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对付八爷是最有用不过了!
“没大没小!”齐桓笑着回骂一声。
“你也就辈分比我大!”张日山极小声嘀咕道。
可毕竟距离近,齐桓耳劲再差也是听了个一清二楚,但也只笑笑,起身道:“行啦,茶也喝了,景儿也赏了,走吧,回红府找二爷吧!”
“听八爷的!”




评论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