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风归处

东风归处安是吾乡

此生有你,便是至幸 5



齐府。
“八……张副官!”看着齐桓从张日山背上下来,小满一脸的讶异。
今天,太阳是打哪出来的?还是自己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偷懒睡着了?
“我还是去躺会吧。”
说着,小满右手扶额转身寻到靠椅便躺了上去,嘴里依旧不停的嘟囔,“我肯定是睡着了!我肯定还没醒!”
不理会小满“自欺欺人”的举动,未出一丝力气的齐桓却是气喘吁吁的抱怨道:“哎呀,我说副官,你这跑的也太快了吧?我昨晚吃的都快被你震的吐出来了!”
张日山双手交叉的抱着胸一副气定神闲的看着齐桓,脸上带着在别人看来是极其宠溺的笑,然而他自己毫不知情。
一脸戏谑,张日山慢悠悠的开口怼道:“那下次换八爷背我可好?”
“那,那还是算了,我这细胳膊细腿的,怎么可能背的动你呢?你说是吧?嘿嘿。”连忙罢手,齐桓露出两颗小虎牙,倒是笑的一脸天真无邪。
随即却又一脸着急的说:“哎呀,不跟你说了,再跟你说过下去,我的小祖宗都要饿死了!”
说着,伸手拨开正挡着去路的张日山,齐桓便径直朝里屋走去。
然而张日山看着齐桓为了那所谓的小祖宗一脸心急,对自己却万分嫌弃,不由得黑了脸,极度的不爽,像一个行走的调到零下的空调,冒着冷气跟着齐桓进了里屋,想要知道究竟是谁居然让八爷如此在意。
于是,齐桓正一脸认真的喂食时,张日山搭着他的肩膀便从他手中拿过小祖宗,一脸幽怨的问:“八爷,这王八就是你的小祖宗?”
“去去去,什么王八不王八的?这可是正统的上古神兽玄武的血脉啊!”语气中满满的鄙视,抬头狠狠的瞟了一眼张日山,齐桓飞快的夺了回来,还不忘调侃道,“可比你金贵多了!”
一只手托着,另一只手温柔的轻抚着受惊了的王八。
貌似他忽略了此刻好像更加受伤的张日山。
原来,在八爷心里自己竟然还不如一只王八吗?
暗自神伤了不过片刻,张日山收了委屈的表情。
心中暗想,既然八爷不重视自己,那,自己就应该加油让八爷重视自己!那么,首先就应该投其所好。
想着,张日山便开口说道:“八爷,那你这……玄武后裔是何处得来的?应该不简单吧?”
“哎!这回你说的到没错,啧,我记得当时为了得到它,可费了不少功夫啊!”回想起自己的英勇事迹,齐桓停了手中的动作,脸上是万分感慨。
“哦?那八爷可否说之一二?”听他这么说,张日山突然就好奇了,想这八爷从来都是俗世独行人,万物皆不争的,为了一只王,额,玄武后裔,他究竟做了什么?
“往事不堪回首,但是也并非不能说。毕竟 也算得一段无法忘怀的经历吧。”低沉了声音,齐桓四十五度角望着,房梁。寻到茶壶倒了杯茶,微呡一口便不紧不慢的讲述起了那段无人问津过的往事。
“那日,我正沿着城外的小河散步,忽然之间 瞥见岸边有一只缓慢爬着的小龟,当我走到那里时,它已经进了龟洞。我环顾四周,正巧在不远处有一根二指宽的木棍,于是我用那棍挖开了龟洞,得到了那只龟。你知道我当时有多狼狈吗?浑身上下全是土!不过,看着这龟,突然就觉得很值得!想我齐八一生难得几回啊!哎,呆瓜你说我是不是很厉害?如果是你你肯定抓不着吧?嘿嘿。”
一本正经的讲完自己的抓龟历程,齐桓露着小虎牙,笑的极为嘚瑟。脸上是一种极度渴求表扬的表情。
张日山听着齐桓的丰功伟绩,只能是以手抚膺坐长叹了!八爷啊,总是能够挑战极限。
可是,看着对方一脸邀功的模样,张日山却觉得这样的齐桓很是可爱。
说来也怪,明明齐桓这种软懦的性子是最为自己所不齿的,可偏偏他竟成了一个例外。
记得第一次见到齐桓,张日山只觉得,这人必然是个贪生怕死的鼠辈之类,上不了台面,也入不了自己的眼。但因着张启山与他的关系,也只好在表面上露着恭敬。虽然,在许多时候仍是恶语相向。
可是,这位八爷对自己的恶意总是一笑而过,不予理会。
那时,他总是想,莫不是这八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吧?
直到后来,他从张启山那里知道,这九门齐八在八岁的时候,他的父亲就为他算过命,齐桓啊,他是仙人独行的命格,无人能破。
于是,齐桓就信了命,也是自那时起他就好像成了一个没心没肺的人,所关心的东西也就只剩下了自己的生死。
原来,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
可是,他发现齐桓所关心的不只是自己的生死,好像还有佛爷和二爷,甚至还有二爷的夫人丫头和常年在外国的九爷,却偏偏没有自己。
他知道,八爷的在意只对自己重视的人,他的漠不关心只是因为无所谓。
不过为什么自己对这有些不爽和无法释怀呢?
他,好像希望八爷除了自己的生死外所关心的人只有自己,只有他,张日山。
“我说,你这呆瓜发什么呆呢?怎么一直盯着我啊?”被张日山的眼神盯的很不自在,齐桓一边伸手在张日山眼前挥了挥,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脸,“我脸上没东西啊?”
回过神来的张日山被齐桓问的不好意思,脸上显出了一抹绯红,挠挠头,尴尬一笑轻快的转移了话题:“那个,八爷啊,你的玄武喂饱了我们就先去二爷家吧?等到了时间再一起去佛爷家?”
“二爷家?啧,不了不了,你要是没事就陪我去街上看看吧,我想买些茶叶。”齐桓也不追问,话出了口,想了想还是算了吧,“哎呀,算了算了,不去了,你要真没事你就回去,别在我眼前晃了!看着烦。”
说着,自顾自走出铺子,向后面的齐府走去。
张日山自然是不会离开齐桓的,只能顶着一张委屈成包子的脸默默跟在后头。

“八爷。”隐含着一丝撒娇的语气,张日山遮住了晌午最恰到好处的日光,在躺在藤椅上的齐桓脸上留下了一片阴影。
睁开眼,看着阴魂不散紧紧跟着自己的张日山,齐桓却是怎么都生不起气来。
他想,亏自己自诩一张铁嘴无人能及,怎么到了这沉默的呆瓜面前,要么被怼的无话可说,要么就真的无话可说?莫不是这呆瓜五行多水,自己的铁嘴生锈了?
“你说吧,你到底想干什么?我应你还不成吗?”
想干你啊!
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,张日山被自己震惊到了。
“咳咳!”
干咳两声,开口道:“八爷你就跟我去二爷家吧!”
他怕自己再跟齐桓独处下去会冒出更多怪异的想法啊!



最近老忙了,原谅弃坑了这么久,虽然在接下来的个把月中仍旧会更的艰辛和文写的可能会没有条例,但是我宣誓,至少一周一更,尽量多更点,更得文质高一点!
而你们所能做的,就是相信我啦!😂😂😂
想吐槽的尽量多吐槽,我会以此为耻,努力提升自己,我会以此为荣,加油完善自己!
如果有错别字,病句,剧情前后矛盾,也请慷慨道出!
谢谢喜欢我文字的你们,哪怕不为自己,也要为了你们使自己更好。

评论(3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