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风归处

东风归处安是吾乡

各位看官们还记得N久之前的《副八的七重梦境之春夏秋冬 冬篇》吗?
这次给它来个续,一个玄幻的续,类似番外,与正文无关




不知守了,不知那冢中的八爷是否尸身如旧。
张日山已然忘了俗世,忘了曾经九门的一切,他唯一记得的便是,冢中人,情之深而爱之挚。
或是偶尔还会记起长沙那最后一战,昏天黑地,所有人都只剩了麻木厮杀的本性。

这日,张日山倚着那墓碑闭目睡的安稳,呼吸浅浅面容舒缓中竟还带了笑。
想是于那梦中与八爷会了面吧,亦或是随了心得了长相厮守。

“八爷,好久不见。您终是肯入了日山的梦啊。”
“是啊,好久不见。”张日山的梦中,齐桓依旧是记忆里最美的笑。
露出的那颗虎牙似是勾了张日山的心,竟是使他痴痴望着一动不动。
其实他是多么想上去抱住他,可是他怕啊,怕他一动八爷就不见啦。
“呆瓜,你怎么傻愣着?快过来让你家八爷抱抱!”张日山的梦中,齐桓展开手臂等待着他的投怀送抱。看着那张熟悉的脸,看着那不知藏了多少酒的窝,张日山似醉了一般。
飞快的冲上前紧紧的抱住了那人,他顾不得了。
既然这是梦,那必然会有醒的一天,如此倒不如趁着美梦未醒时再贪图一下温暖,再感受一下旧时温柔。
“八爷,既然来了,就不要走了好不好?若是非要走,那走时带着日山一起,好不好?”
齐桓听着,小声说道:“呆瓜,我既来了便不会走了。”
伸手紧紧回抱住,将头埋进那日思夜想的人的颈窝中,齐桓想,他等了太久,他不也一样吗?这一日,确实太久了。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,从此以后啊,便再也不分开啦。
……

“八,八爷!真的是你吗?你真的回来了?!”张日山满脸的不可思议,他本以为那只是个梦,梦醒了之后仍旧是一个人的长生,一个人的孤独,可他万万没想到,这个梦长的有些离谱,真的太过难以置信!
“废话!你这小子,怎么,还不信你家八爷了?”齐桓看着眼前人一副打死不信的模样,心里是又急又气,嘿,你说这呆瓜,莫不是等的太久真的成呆瓜了?可是自己死之前不也等了很久,死后又等了很久吗?也不见得自己变得这么傻啊!
“哎!你这呆瓜,怎么就不蠢死你呢?你说说,我齐铁嘴这么聪明机智,玉树临风的人怎么就瞧上你了?我看啊,我以后还是不叫齐铁嘴了,叫齐瞎子才是!”说着,撇撇嘴,独自一人往边上一蹲,手里抓着不知何时拔的狗尾巴草,边晃边唱:“薄衾小枕凉天气,乍觉别离滋味……系我一生心,负你千行泪。”
“……”张日山默不作声,心里却是在想,是八爷没跑了,这魔音绕梁的妖术也不可能是别人了。
而齐桓虽是唱着小曲儿可眼睛却时不时的瞄一瞄张日山,当看到他一脸诡异的表情时也是吓了一跳:“呆,呆瓜,你没事儿吧?怎么跟入了魔一般的?”
听了齐桓的话张日山皱皱眉,也是撇撇嘴道:“八爷,你还是叫齐闭嘴的好。”
“嘿!多少年不见,你小子这胆是越来越肥了?敢怼你八爷了!”本是一脸担心,齐桓却是转瞬变了表情,也一下子猜到话中深意,“真是的,别人想听都听不到,今个免费唱给你听你还嫌弃起来了呵!好你个张日山,你给我等着,我还不信了,治不了你!”
说罢,起身便头也不回的离去,嘴里仍是不停的嘀咕抱怨。
“唉。”叹了口气,认命的张日山自然是追了过去。
毕竟只是嘴上倔强的厉害,他呀早就乐开花了,而心里自那日起结的冰此刻已然化作了一汪春水,明媚温暖,细腻轻柔。
“八爷,你慢点!”
瞧,这出口的声音虽仍旧清冷,却明显是染上了温度,那嘴角隐隐的笑怕是余生再不会虚度了。
……

出了坟地,齐桓便要往自家盘口的方向跑去,他想知道那齐家传家宝般的盘口现今究竟是何般的模样。
然而,当他方才到了山脚下的路口旁时,就停了脚步。
张日山追上来后自是跟他一样停了步调。
微微皱眉,齐桓拉了拉身旁人的衣角,充满疑惑的问:“我这一死究竟死了多久啦?怎么这世间万物我全看不懂了?”
“八爷,不多不少正好八十年。”张日山答的倒是轻巧。可谁人知道这短短的三个字究竟蕴含了多少心酸苦楚,他等的又岂止是简简单单的八十年。
“……那么久啦。”饶是齐桓神经再大条心中也不由泛起了一阵酸。
他家的呆瓜果真是个呆瓜啊。怎么就守了八十年呢?如果他不回来,他是不是还要继续守下去?要知道他孤身一人守的不是希望,而是痴望,是念想啊。
“不久,你回来了,就不久。”
是啊,只要你回来了,一切就又都有意义了。八十年于他长生的无尽光阴相比算得了什么?只是,若是一开始便知道他会回来,可能等的就不会如此般辛苦寂寞了,至少有些许的盼头总好过活的浑浑噩噩。
眼角不知觉间染了红,齐桓压低声音道:“日山……”
却也仅仅只说出了个名字。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,他知道说什么都道不尽那份入骨的情。
轻轻牵起齐桓的手,十指相扣,张日山笑意盈盈的说:“八爷,我们回家吧。”
回应了一个笑,齐桓说:“好。”


“混,混蛋!你,你快出去!疼!”齐桓眼中泛起了水光,面上一片绯红。
可面对一个禁欲几十年的人,他的反抗毫无作用,他的拒绝倒成了欲擒故纵。
“八爷乖,一会儿就不疼了。”其实也怪不得张日山,忍了那么多年的欲在今日得了宣泄,自然是难以把持得住的。
而且,为了不让人留下阴影,他更是隐忍了许多,那轻柔的动作断不像张家小狼狗的作风!
呵呵,张家男人果真是收放自如啊!
可齐桓哪知道这么多,未经人事的他虽做足了前戏,但却仍旧是难以描述的尺寸啊!
于是乎一口就咬在了张日山肩上——
“嘶—”
可是啊,这一口正巧咬在了点上,那颗小小的虎牙硌的张日山是心痒痒啊,一挺身就直接进去了。
“啊!”一声吃痛的尖叫,齐桓咬的更狠了。
长夜漫漫,日子还长着呢。
春宵一刻值千金,更是耽误不得啊!

翌日。
张日山一向醒的早,哪怕早已离了军队可仍旧改不了那自儿时便有的习惯。
看着怀中睡的如小奶狗般安稳的人,再瞧瞧自己身上的咬痕,不觉低声说道:“真是日了狗了。”
可那脸上的笑意再明显不过,这哪是日了狗啊,这分明是得了此生所求,满足的再无欲无求了!
然而,睡梦中的齐桓却并不是这般的想法——
回到几十年前,一个人在长沙的街上闲逛,脸上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,倒是阴沉的可怕。
街边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却是让一向喜欢热闹的他感到无比烦闷。
却偏偏有人不知死活的凑上前来:“八爷你这是怎么了?可是谁欺负了你?”
看着那人一脸担心的模样,齐桓脾气却是坏的很,待看清了来人,这脸色是更差了:“怎么了?!被狗日了!”
说完,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任何东西,独自一人的走。
可这人却全然不知前后因果啊,只一脸呆萌的表情看着齐桓远去。
唉,想想以前的副官是多么天真无邪啊!虽然有时候总是怼的齐桓毫无反击之力,可是好歹不会那么残暴啊!
“唔……被狗日了……”没成想,这梦里的一句抱怨竟被他喃喃的念了出来。
张日山一听,脸是比齐桓还黑了:“被狗日了?!”
很好。
……
后续内容请自行想象!


你是不是想问八爷为什么回来了?
因为,梁山来了啊!

文笔渣,请多包涵!😂




评论(6)

热度(51)